大事年表

1895

10月14日出生於四川省南充市。

1913

初露才華並展現出對藝術的濃厚興趣,開始跟隨父親常書舫習畫。其父以擅長畫獅子及馬聞名南充。當發現常玉對書法之穎悟時,便安排他隨四川名書法家趙熙(1877-1938)習字。

1918-19

前往日本探望二哥常必誠(1883-1943),並在日本逗留年餘。

1920

與二哥必誠同返上海。常必誠於上海成立一心牙刷公司,常玉負責設計包裝及廣告等。

1921

受政府所提倡之「勤工儉學」留法風潮激勵,萌生留學之意,並在長兄常俊民的幫助下,如願前往巴黎學習藝術。在巴黎,常玉結識了徐悲鴻及其妻子蔣碧微。常玉現存最早的一幅作品,是在這年於巴黎所完成的彩墨牡丹,他將此畫作贈予徐悲鴻。

在巴黎期間,常玉與徐悲鴻、謝壽康、劉紀文、邵洵美、張道藩及孫佩蒼等人同組天狗會,相對於畫家劉海粟等人於一年前在上海成立的天馬會。初夏,徐氏夫婦移居柏林。常玉與孫佩蒼於八月份結伴造訪,常玉於柏林停留了兩年之久。

1923

回到巴黎,居住於聖米謝大道附近的一間旅館。常玉每個月得到常俊民豐厚之經濟支援,讓常玉可以自信地離開中國學生的群體,融入當地人。

1925

作品展出於秋季沙龍。

1926-27

回到上海。1927年1月2日,邵洵美與盛佩玉結婚彌月之日,於上海自宅宴請摯友。常玉、劉海粟、徐志摩、汪亞塵、王濟遠、張光宇等均應邀參加。席間,劉海粟提議每人作畫一幅以資祝賀並留念;此外,衆人並合作一幅扇面山水圖,由徐志摩題款。

1928

作品展出於秋季沙龍。

4月10日與瑪素.夏綠蒂.哈祖尼耶於巴黎第五區市會結婚,婚姻在1931年7月24日結束。

1929

結識了亨利.皮爾.侯謝(1879-1959)。侯謝在廿世紀初的巴黎藝術圈,是一位非常活躍的藝術收藏家兼經紀人。侯謝初識常玉時,大量購買其畫作,用以支持常玉。至1931年時,侯謝已收藏了常玉的109幅油畫及600幅素描。

1930

作品展出於杜樂麗沙龍。

勒馬蓋出版社出版的《陶潛詩選》內收錄了常玉所製作的三幅銅版畫,此詩集限量發行306套,梁宗岱(1903-1983)譯為法文,梵樂希(1871-1945)序言。

在1930年代早期,約翰.法蘭寇(1908-1988)在常玉的生命中扮演了一個極其重要的角色。身為作曲家的法蘭寇本身與藝術界有著密切的關係:他的生母及繼母均為藝術家;舅舅大衛.范坡倫是一位熱心的藝術收藏家,舅母愛麗絲在舅舅過世後以其夫之名在布魯塞爾建立了一間美術館;他的表親威廉.梵谷為大畫家梵谷的親姪子,也就是阿姆斯特丹梵谷美術館的創辦人。透過這些關係,法蘭寇為常玉在荷蘭舉辦了數次展覽,又試著向他在比利時的舅舅推銷常玉的畫作,只是都不太成功。法蘭寇於1932年所立的遣囑中提到:「我無條件的遺贈給1901年出生於(中國)四川,現居於巴黎的常玉先生,每三個月一筆五百法郎的年金。」由此可證明他對常玉誠摯的付出。

1931

徐志摩於2月9日自上海寄給身在巴黎的劉海粟一封信中提到,陳雪屏(1901-1999)替徐帶回來一幅常玉畫的「宇宙大腿」,反映了常玉此一時期所著重裸女大腿素描的典型風範。在他寫給劉氏的信函中,徐志摩對於花都巴黎所提供給人們的活力和動感非常傾慕,反映了徐志摩與常玉間親切的交往。

五月,常玉的長兄常俊民因肝病去世,享年67歲。

1932

展出於獨立麗沙龍並受到肯定。在1932年2月10日出刊的VU雜誌第204期中,有該次展覽的詳細報導。

展出於杜樂麗沙龍。

常玉的名字被刊載於由巴黎藝術出版社發行,約瑟.艾德華主編之當代藝術家生平(1910-1930)節錄第三集內。

約翰.法蘭寇替常玉於荷蘭哈林的德柏畫廊籌辦了一次展覽。

龎薰琹及倪貽德等人10月於上海成立決瀾社。

1933

位於宣得堡姆的國立外國及當代美術博物館,5月10日至6月25日舉辦了一項中國當代美術展覽會,由時任南京國立中央大學教授的徐悲鴻,以及宣得堡姆的國立外國及當代美術博物館館長安德魯.迪撒萊負責聯繫的工作。常玉亦躋身於八十二位參展藝術家中。

約翰.法蘭寇替常玉於荷蘭阿姆斯特丹之凡萊畫廊安排一項個展,展期從5月13至31日。

1934

約翰.法蘭寇替常玉於凡萊畫廊舉辦了第二次個展,展期自4月14日至5月3日。

常玉自9月份起開始在一家中國餐館工作,每月薪資低於一千法郎。

1936

展出於杜樂麗沙龍。

由於畫作銷路欠佳,來自家庭及朋友間的資助亦相繼斷絕,常玉必須尋求其他可賴以維生的方法。他因為熱愛網球運動,於是發明了一種結合乒乓球及網球的「乒乓網球」。他也為了推廣乒乓網球,前往柏林參觀1936年的奧運會,因為他認為德國人會對乒乓網球有興趣。雖然乒乓網球並未能在德國流行,但在法國卻略有小成。

1938

回到中國作短暫停留。

展出於獨立沙龍。

1942

展出於獨立沙龍。

1943

展出於獨立沙龍。

1944

展出於獨立沙龍。

從過去三年的沙龍展覽目錄中可見常玉在這段期間內僅展出他的動物或人像雕塑作品,可能是因為在戰爭期間,繪畫材料已成為難以獲得的奢侈品。

1945

展出於獨立沙龍。

法國的巴黎解放日報於1945年1月19日刊出了常玉的一篇文章,題目為「一個中國藝術家對於畢卡索的省思」。

1946

展出於獨立沙龍。

展出於秋季沙龍。

展出於巴黎婦女會。

1947

展出於杜樂麗沙龍。

1948

展出於獨立沙龍。

趙無極與妻子謝景蘭四月份抵達巴黎,並於常玉家附近成立了一間工作室。

常玉前往紐約,認識了羅勃.法蘭克。

1950

常玉回到巴黎。

1954

展出於獨立沙龍。

1956

展出於獨立沙龍。

華人藝術家朱沅芷的前妻朱海倫與女兒朱禮銀前往巴黎時,順道探訪了常玉。

1958

法國晚報的體育編輯亞倫.邦勒表示有興趣協助常玉推廣乒乓網球運動,於是常玉售出數套球具給報社。

1959

經由羅勃.法蘭克的介紹,常玉認識了法國藝術家積.莫諾利及妻子撒冰,他們成為常玉的好友,經常至工作室參觀他作品,並享用常玉為他們準備的充滿異國情調的食物。

常玉在1950年代經常與一群歐洲藝術家們如莫諾利、馬賽.范.甸南、菲利.伊其理及阿拔圖.傑克梅第等人相處。

1961

常玉為張大千於巴黎塞努希爾博物館展出著名的巨荷潑墨鉅作設計展覽目錄。

1962

常玉於巴黎的巴格迪運動會所教授乒乓網球。

1963

中華民國駐法文化參事郭有守在1月24日於巴黎寓所中,為留法華裔文藝學生舉辦座談會。

是年十月,中華民國教育部長黃季陸訪問法國,由於黃氏為常玉同鄉並曾見過面,所以要求拜訪常玉。他也邀請常玉前往台灣國立師範大學授課,並舉行一次個人展覽。

1964

四、五月間,常玉將四十二幅準備參加國立歷史博物館展覽的畫作運回台灣。

1965

12月17日,常玉在艾田及娜塔沙.勒維於巴黎的家中舉行了一次展覽, 出席者包括他們的眾多好友及一些中國藝術家如趙無極、朱德群、潘玉良及席德進等人。

1966

8月12日常玉在其工作室內逝世,隨後葬在巴黎潘桐墓園 Cimetière parisien de Pantin,墓地編號1296 TR 1966,位置92-13-5。(潘桐墓園地址為 164, ave Jean-Jaurès, 93 Pantin,地鐵7號線 Aubervilliers - Pantin Quatre Chemins 站,電話 01 48 10 81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