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們知道常玉的存在,
我們觀賞他的作品——那是他生命的重心。

Robert Frank

常玉是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
精準、純粹,充滿令人驚艷的技巧與才華!

Max Jacob

觀賞常玉的畫作而不受感動的人,
可說是毫無情趣。

Jan D. Voskuil—荷蘭籍藝評家

旅居異國四時餘年,
常玉的鄉愁,彷彿被封存的酒,在沈默的甕中,
歲月愈久,愈見濃郁淳冽。

蔣勳

我的生命中一無所有,我只是一個畫家。
對於我的作品,我認為毋須賦予任何解釋,
當觀賞我的作品時,應清楚瞭解我所要表達的...
只是一個簡單的概念。

常玉